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纸上建筑IPA,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1张图片


1997年,中共十四届六中全会上,党中央做出决定,要在2010年以前完成两个重要的国家级文化项目:

一个是国家大剧院,
一个是国家艺术博物馆(即后来的中国国家美术馆)。

随即成立了国家大剧院领导小组,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任组长,成员包括北京市长刘淇,中央委员会和人大常委会的数位高官,以及国务院相关部门的领导。

第一轮入围的三个方案,分别来自清华大学、北京院和中国院。但没有一个方案能让中央领导满意。

于是,为了能够使国家大剧院成为世界一流的艺术殿堂,领导小组决定通过举办国际竞赛,来选出一个最好的方案。

竞赛持续了近16个月之久,过程的曲折和狗血程度,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有对中国评委操纵竞赛过程深感气愤,而辞去评委职务的日本建筑师芦原义信;有对竞赛一再延长的程序和难以预料的规则不抱希望,而双双退出的矶崎新和霍莱茵;更有外国评委最终全体退出了这场竞赛。

对于这种情况,评委之一的加拿大建筑师埃里克森,很有外交风度地称之为

有中国特色的工作方法。

最终,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还是在持续的批评声中,于2007年建成。

至于中国国家美术馆,同样也落入了法国建筑师的手中。只是没有国家大剧院那么幸运,到现在还没有建成。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2张图片

矶崎新,中国国家大剧院竞赛,1998



1

2008年,中国国家美术馆项目提上日程,向全球建筑师发出竞赛邀请。

曾委托矶崎新设计了中央美院美术馆的谢小凡,作为副馆长,继续操盘中国国家美术馆项目。

他主持编制了设计任务书,提纲来自国务院会议上领导们的意见:

中国元素、时代特征、实用大方、节能环保。

谢小凡将中心思想总结为:

不要象形、只求意会。

为针对性地回应领导们的想法,外国大师们纷纷聘请了汉学家或中国艺术家做为顾问。

这种合作方式,在中国的建筑竞赛中屡见不鲜。比如,当年的北京鸟巢,赫尔佐格聘请了艾未未;更早的香港汇丰银行,福斯特更是下血本聘请了风水大师。

2010年,几乎世界范围内最活跃的建筑师,都参与了这场举世瞩目的竞赛。经过多轮评比,努维尔最终赢得了竞赛,击败的对手包括众多普利兹克大师。

努工设计了一块黑色巨石,这与他1986年设计的东京国立剧场如出一辙,无论是外部形式、表皮质感,还是内部空间的组织逻辑。

业主为了能够上下传播,给该方案贴上了一个通俗的标签。于是,形态酷似汉字“一”的概念,附会了关于石涛“天下一画”的故事,并且还加入了中国园林里屡试不爽的移步换景、曲径通幽。

努工的方案伙同业主的包装下,成为了具有21世纪中国建筑气质的典范。

虽然任务书里不要象形,可最后还是选了象形,而且还是个

象形文字。

不过,在经历了几轮修改后,最初的中标方案早已面目全非。

最近的一次修改,由于南边地块的——由著名的半个现代建筑师齐康设计——中国国学中心建成,遮挡了看向美术馆的视野。努工在美术馆的顶上加了一顶帽子,大大超出了用地红线,希望大家都能看到他。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3张图片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4张图片

上:努维尔,中国国家美术馆,中标方案深化,2015;下左: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在巴黎向努韦尔颁发中标通知书,2014;下右:努维尔,东京国立剧场设计竞赛,1986。



2

1993年,法国房地产市场的一次崩盘,导致努工的一个超高层杰作付诸东流,并将其公司推向了破产的边缘。

幸好一位长得像哆啦A梦的老友,伸出了援手,作为合伙人,帮助他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之后,一路顺风顺水的努工,飞纽约、住迪拜、做赌场、建豪宅,走上人生巅峰!

但努工和老友40年的关系,卒于2012年。他们开始为钱争吵,努工指责老友掠夺了公司,老友则在接受《巴黎日报》时公开说:

在获得普利茨克奖后,努工飘了。
即使业主警告努工,项目造价一超再超,但他依然我行我素。

他最臭名昭著的项目,就是位于拉维莱特公园附近的

巴黎爱乐音乐厅。

不但建成效果奇差,而且建筑的花费从开始的10亿元,一直飙升到30亿元,进一步巩固了他“超概小王子”的称号。

当然,努工将这一切归咎于施工单位偷工减料,材料不过关,建筑质量得不到保证,无法按工期完工,以及政府在项目过程中的不作为。

当法国国家审计署对该项目超预算发出警告时,努工则一纸诉状将甲方告上法庭,认为甲方未能按照建筑师的意图完成建造。除了提出诸多整改的内容,努工还要求将他的名字从所有与该建筑相关的文件中删除。

可惜未能成功。

最后,努工拒绝出席开幕仪式,以表达对音乐厅落成的抵制。

因此,当努工得知中标中国国家美术馆,强有力的中国政府可以守护他大大的梦想时,别提有多兴奋,逢人便自夸道,

中国国家主席想和我面谈。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5张图片

努维尔,巴黎爱乐音乐厅(Philharmonie de Paris),2015



3

1988年,尼迈耶获得普利兹克奖。他在获奖感言中,引用了查尔斯·波德莱尔的诗句,以说明美的特点和本质所在:

出人意料、不符规则、让人吃惊、令人惊奇。

20年后,在盖里的不断推荐下,努工终于也摘此桂冠。为表示对普利兹克家族的百岁老人尼迈耶的敬意,努工在获奖感言中,同样引用了法国诗人的这句话,并继续强调,

我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却从不雷同。我从未设计过两个类似的项目,以后也永远不会。

努工总是不按套路出牌。

读大学时,一向反叛的他,提交的毕业设计竟是用打字机完成的,而不是老师所期望的大幅图纸,为此,他延毕了半年。

与那些“一招鲜,吃遍天”的明星建筑师相比,努工没有固定的建筑风格。虽说他们参加的竞赛总是匿名评审的,但评委们也都心知肚明:

曲里拐弯的是扎哈,皱了吧唧的是盖里,灰不出溜的是安藤。

而努工总是那个迷惑敌人的人,他骄傲地说道,

如果他们搞不清是谁,那就意味着是我。

最近完成的浦东美术馆,在努工的作品谱系中,确实有些不太努。

一贯偏爱重口味的他,这次却搞起了小清新,回归白盒子式美术馆的传统套路上来。

与背后乱马七糟、争奇斗艳的摩天楼相比,面无表情的盒子反倒成为陆家嘴最靓的仔。

不过,这种“反标志性”的策略,OMA早在2006年,就在迪拜的一个项目中表达过。

伦敦蛇形画廊的一次演讲中,OMA的合伙人格拉夫(Reinier de Graaf)在批判了努工、盖里、扎哈等建筑师的迪拜实践后,展示了OMA的未来建筑宣言,那就是

简约。

他呼吁,与代表21世纪城市和建筑的奢侈和过度相反,新的建筑应具有功能性和目的性。

努工在浦东美术馆用到了相同的策略,只是处理的有些过于随意和无聊,平添一个平庸的设计,这里本可以

出人意料、不符规则、让人吃惊、令人惊奇。

看到浦东美术馆的新闻通稿在媒体上大肆宣传时,清华大学Z教授玩笑道,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6张图片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7张图片

上:努维尔,浦东美术馆,2021;下:库哈斯,迪拜某项目(Dubai Renaissance),2006。建筑背景与陆家嘴极其相似,OMA还专门拼贴了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


“请国际大师设计的运气就像坐马桶,有时候努力想挤出一段史诗,却只得到了一个P”第8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857 articles)


建筑设计 (1653 articles)


文化建筑 (1203 articles)


剧院 (82 articles)


博物馆 (624 articles)


让·努维尔 (16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