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非标准建筑工作室,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在建筑学院呆久了,
就会观察到一些事情。
细思极恐。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张图片


一个班里30人,
一年级的时候有20人做设计都灵气十足,展现出未来建筑大师的气质;
二年级的时候,
这种人就只剩下10个;
三年级的时候,
扒拉一下还能找到5、6个;
四年级的时候,
拿着放大镜能看到2、3个;
五年级的时候,
要是还能剩下1个也算运气好了。

等到毕了业,你就会发现所有人,
所有所有的人,
就都长成了——
设计尸或者画图狗。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


无梁楼板不是什么新物种,大学建筑教科书上都已经给出了标准答案。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张图片


但有一天,某个同学突发奇想
——我们就叫ta小某吧:
这个无梁楼板结构的荷载都集中在柱子周边并呈放射状,那如果扣掉楼板中不受力的部分不就可以大大降低楼板的自重、楼板的厚度,还可以变大柱距——
一石好几鸟吗?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张图片


听起来好有道理是不是?
为了适应这种楼板,小某还给柱子也相应的增加了柱帽,设计成为蘑菇柱。
然后ta就获得了一个——
满身是洞的空间结构新装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5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6张图片


再然后,ta就被群嘲了:

小某,你这个玩意儿长得和个筛子似的,怎么用?
难道是要大家在里面走独木桥玩吗?
随便找个立体构成作业都比你这个复杂又好看,有什么了不起?
不切实际!你咋不上天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7张图片


熬过群嘲的建筑师才是真正的建筑师,
熬不过的都变成了画图狗
——其一改犬类“汪汪汪”的语言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好好好,改改改,画画画”。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8张图片


我们不知道小某心里经过怎样的斗争,
但可以肯定的是,
ta没有放弃ta的筛子,
而且几乎是迫不及待马不停蹄的就拿去奔现了。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9张图片


小某参加了一个竞赛:
比利时布鲁塞尔
佛兰芒广播电视总部设计。

基地位于当地的媒体公园,周边环境相当怡人。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0张图片


根据任务书的设定,整个总部由两部分组成:办公大楼和演播大厅。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1张图片


按照要求排布功能后,就得到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办公楼↓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2张图片


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小某要把ta的筛子放!进!去!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3张图片


那么,问题来了:
怎么放?
反正肯定不能只用嘴放。
填平行不行?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4张图片


我辛辛苦苦挖了40个洞你说填就给我填上了?!
我要是能填上,又何必当初被群嘲?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5张图片


设计做久了,条件反射碰到困难,就想着动手改。
小改伤身,大改伤心。
不想改的伤脑筋。
改来改去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6张图片


但小某不想改也不想死,更不想放弃心爱的筛子,
Ta提出了一个新方法——
井水不犯河水之灵魂合作法。

筛子还是筛子,使用也照常使用;我不为你填坑,你也别为我委屈,咱俩就这么静静的挨着站,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没有关系就是最好的关系。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7张图片


也就是说,小某在需要功能的位置又加了一层轻质铺装来承托使用系统。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8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19张图片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双系统的复合体
反而让每个系统都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对于筛子结构系统来讲,可以灵活的进行洞口合并或者洞口变形,形成各种各样的中庭空间和采光空间。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0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1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2张图片


配合中庭可以再来几组旋转楼梯,让空间更加有趣。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3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4张图片


交通核、管道井这种需要上下贯通的功能也好办,找个洞口直接打穿就行。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5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6张图片


至于其他各种功能体块,都在轻质铺装上正常排布就ok了。

会议室↓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7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8张图片


开放办公↓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29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0张图片


交流休息↓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1张图片


最后的结果就是形成了这样一个
一层结构一层功能,一层结构一层功能的
交叉叠合双系统建筑体系。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2张图片


就像曾经得过红点奖的一把椅子,合起来天衣无缝,分开也各自成立——
你甚至看不出它们原来属于一个整体。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3张图片


有些设计就是这样,
别人做出来你觉得也没什么,
但你就是死活也想不到。


对于这类灵光闪现型的设计策略,我们一贯的政策就是——
小本本记好了,
说不定哪天就能救你一命。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4张图片


最后就是立面了。
结构是主角,那么立面的唯一任务就是不要抢了遮了人家的风头。
为了保持结构的可见性,围合的玻璃幕墙后退至结构背面,也就是形成了一圈可供人活动的外阳台。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5张图片


旁边的演播大厅因为也不用采光,同时为了顺应地形,就做成了半地下+覆土屋顶的一个小地景。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6张图片


这就是克里斯蒂安·凯雷斯设计的
布鲁塞尔佛兰芒
广播电视总部大楼


一个誓将概念进行到底,
誓死不改方案的方案。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7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8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39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0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1张图片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2张图片


有一本书叫《反脆弱》。
作者塔勒布用了整整400页来论述“脆弱“的反面不是坚韧或者强壮,而是”反脆弱“。简单来说就是,风能吹灭蜡烛,但我们不能为了让蜡烛不灭去让风停止,而是要想办法利用风让火苗越烧越高。

同样,
在建筑创作中,设计概念是最脆弱的,使用功能、建造技术、预算投资遇到了问题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推翻设计。
但它们的目标不是消灭设计,它们只是想解决问题——
如果建筑师解决了问题,
又何必推倒重来?


吹灭蜡烛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万一甲方是想让火越烧越旺呢?

我们设计建筑是为了改造世界,
不是为了改造方案。
至少,我们不能自己先放弃。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3张图片


图片来源:
图[1][3][4][5][6][7][8][11][12][13][14][15][16][17]
来自《El Croquis 182 - Christian Kerez  Junya Ishigami》
[2]来自《建筑构造与识图》
[9][10]来自https://www.canvas.be/reyers-2020/reeks1/christian-kerez

谁“杀死”了建筑师?第44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348 articles)


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19 articles)


建筑设计 (1566 articles)


建筑师 (750 articles)


办公建筑 (599 articles)


办公楼 (278 articles)


比利时 (158 articles)


布鲁塞尔 (21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