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1张图片

效果图︰Plompmozes

UNStudio未来团队(UNSFutures)昨日在第一届HyperSummit峰会表达了对未来车站的展望。该峰会在荷兰乌得勒支举行,由Hardt Hyperloop主办,关注的重点是对于实现欧洲超高速管道列车(Hyperloop)的紧迫性、研究与合作,不同的合作伙伴分别讲述了他们的愿景和期待。

此外,超高速管道列车实施方案(HIP)也在峰会上宣布正式启动研究,为探索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项目相关的实施问题。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2张图片

图表︰Hardt Hyperloop

紧迫性

全球城市化、人口增长和紧迫的环境问题为基础设施带来了当前交通模式无法解决的挑战。因此,推出航空交通的可持续替代方案势在必行。

UNStudio和UNSense创始人及主建筑师Ben van Berkel表示:“超高速管道列车不仅是一种现实可行的飞行替代方案,还将彻底改变交通方式。它将通过城市之间的直连提供超快速通行,带来全新的工作和休闲方式,并进而对经济、环境和知识交流产生大量益处。”

InnoEnergy智慧节能建筑与城市主题负责人Lucienne Krosse提出:“超高速管道列车采用洁净能源,并且非常适合往返于欧洲主要城市之间的上班族。随着空中交通量的指数级增长以及由此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问题,都突出超高速管道列车发展的重要性,并必须加快其实际实施和在欧洲的推广。”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3张图片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4张图片


超高速管道列车将采用太阳能电池板动力技术,因此不会产生任何噪音或气体排放,并且可以提供自身需要的能源。它将成为有史以来首个100%电力交通系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旅程时间将大量乘客从一个城市安全地运送到另一个城市。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5张图片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6张图片


换乘枢纽——未来车站

UNStudio未来团队受邀加入Hardt的超高速管道列车实施方案联盟,以建立在不同规模和地点的城市与城镇之间通过超高速管道列车实现城市整合的愿景。

在昨天的HyperSummit峰会上,UNStudio表达了对超高速管道列车换乘枢纽的展望,车站将被设想成一系列镶嵌部件,适用于各种可能的使用场景:城市中心、城市边缘或毗邻机场等现有基础设施枢纽。现有的城市意味着现有的参数,UNStudio预期与当地环境建立共生关系:一个由不同城市成分构成的综合体。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7张图片

图表︰UNStudio

全方位的模块化和连通性

将模块融合连接是超高速管道列车的核心。它为系统提供了可扩展性、可调节性和灵活性;可以根据一天中的需求实时调整服务。路线本身将采用模块化设计:由超高速网络和更多区域网络组成,将城市区域、重要枢纽(例如港口和机场)与超高速网络连接在一起。

这种模块化思维延伸到整个系统,从轨道到车辆并且构成了UNStudio对超高速管道列车的愿景基础。从平台、功能区域到从换乘枢纽延伸出去的屋顶,通过模块化设计框架组织和连接所有部份。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8张图片


作为设计基础的模块化系统使车站能够适应现有条件并融入现有建筑结构。同时,通过增加模块满足人口密集的内城区的需求,或减少模块以适应层数较少的建筑物,实现地上和地下的整合。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9张图片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10张图片


进入车站后,超高速管道列车的速度使平台可以采用弯曲造型,而不是正交垂直,形成的有机形态柔化模块的几何形状。每个模块都具备不同功能,从纯实用型的行李托运或自行车寄放,到为忙碌的父母提供日托服务,或为儿童和成人提供小型亲生物袖珍公园。通过这种方式,模块化策略使功能性和基于活动的元素可以相互重叠和关联,创建会面、探索和游玩的空间。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11张图片


屋顶是一个可以提供良好日照的巨大天篷,为乘客和游客提供保护,并确保为绿色换乘枢纽提供理想的气候和节能条件。


为区域供电的车站

Ben van Berke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建筑会像电池那样运作,不仅为自身的即时需求提供能源,还能满足周边的公共设施和交通的能源需求。”

如果每个超高速管道列车车站都能为车站本身和周边网络充当太阳能电池装置,将会怎么样? UNStudio相信,这将使人们减低对集中发电厂以及与本地微电网连接的能源储存的依赖。换乘枢纽和超高速管道列车管道产生的多余能源可以为乘客换乘的自动驾驶汽车、巴士和自行车提供动力。从而使车站成为一个发电装置,不仅可以控制太阳能系统的高低,还能通过响应内部热量、光线和湿度水平变化的高效能材料调节内部环境。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12张图片


通过速度解锁新功能

超高速管道列车可以实现快速运送人和货物的双重目的,但超高速管道列车的速度尤为关键,其时速可达每小时600到1000公里,虽与飞机一样速度,但其可将乘客送至城市中心,并让他们立即换乘另一种可持续交通工具。

超高速管道列车的速度让人们彻底地重新思考知识的转移,将建立连接现有机构的移动学习空间网络,并让这些机构相互之间联系更为紧密。工作地点也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到超高速管道列车车站的周围,因为换乘枢纽将会成为繁忙上班族的会面地点。

Hyperloop–革命性公共交通模式 | 由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只需53分钟第13张图片


从生产角度来看,超高速管道列车将成为一种催化剂,将工业生产的中央系统转向以数字基础设施所承诺的超本地经济。通过缩短距离,人们可以开始连接生产和消费之间的供应链,利用实时反馈以确保生产完全符合消费者的需求。交付速度还意味着将当天采摘或捕捞的超新鲜的高质量食品直接运抵市中心,为每天的市场建立供需基础。人们还可以设想它在医学方面带来的效益,例如运送成熟的器官或生物基移植,在这些方面,时间是拯救生命的关键因素。


超高速管道列车实施方案(HIP)

在HyperSummit峰会期间, Hardt Hyperloop特别宣布了超高速管道列车实施方案(HIP)的启动研究。在该启动研究过程中,Delft的超高速管道列车公司与主要单位一起探索了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项目的实施问题。

HIP项目经理Stefan Marges说:“我们经常问自己,超高速管道列车的实施对环境、社会生活和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

研究表明,从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全程450公里,有7个中途站,行程耗时约50分钟。这与使用常规交通工具所消耗的四个小时形成了鲜明对比。仅这条路线就可以为430多万市民提供服务,而每年超高速管道列车可搭载超过4,800万乘客。超高速管道列车将以年计地为大约200万航空乘客提供可持续的替代方案,每年减少83,690吨二氧化碳排放量。


UNStudio团队︰Ben van Berkel与Ren Yee, Arjan Dingste及Alice Haugh, Jan Sobotka
顾问︰Labscape


via:UNStudio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新闻 (513 articles)


荷兰 (365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