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它如同雄鸡脊背上的脊梁一般,贯穿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及新疆;它穿越草原、森林、沙漠、戈壁、冰川等10种自然风光,其间500公里是无人区。

今年7月,随着内蒙古境内临河至白疙瘩段顺利通车,有“最美高速公路”之称、全长2768公里的京新高速全线贯通,从北京到新疆的里程一下子缩短1300多公里。


10月底,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环球网主办、长安汽车协办的“走进新国企—当代中国奇迹之旅”,用3天时间探访了中国交建承建的京新高速临白三标,该路段长358公里,是全线最艰苦、自然环境最恶劣的标段。


来到京新,最大的感触,可以用两句诗概括——美景一时观不透,天缘有份画中游。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1张图片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2张图片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3张图片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4张图片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5张图片


美景背后,有故事。这条高速公路,不简单。


我是戈壁深处的分割线


深入不毛之地


“我已经快两年没回家啦,上一次回家还是2016年春节”,京新高速临白三标五、六分部总工程师李树海说。2015年春节前夕京新高速临白段开工后,像李树海这样因业务繁忙而疏于陪伴家人的情况在施工人员中非常普遍。据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综合部负责人张宝玉介绍,由于工地位于内蒙古西部广袤的戈壁滩,在施工前期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工程人员一旦进入工地,就跟家人“失联”了,短则一二十天,长则一两个月。


除了无信号,在茫茫戈壁滩上,还存在无路、无水、无电、无人烟等困难。由于风太大,必须在戈壁上挖出大坑,把帐篷架在里面,才能驻扎下来;戈壁滩碎石遍布,旱生植物梭梭和骆驼刺能把车胎都扎爆,一旦遇到情况,真是求救都无门。在工程前期,大半夜出去找人这种情况在好多项目部都发生过。


对于这种在茫茫戈壁滩中与外界失去联系的无助和恐惧感,我们体会到了一二。行程中,我们驾驶一辆越野车与其他人一道朝着戈壁深处一头扎去。在铺满碎石的戈壁滩上“蒙眼狂奔”的快感虽然非常难得,但随着车辆愈发深入,很快生出“渺沧海之一粟”、脊背发凉的感觉。


戈壁滩广阔无垠,人类个体面对它实在渺小,而这更凸显从无人区里延伸出来的这条公路的伟大。或者说,工程人员宛如戈壁滩里的胡杨,为这片不毛之地播撒下种子与希望,给它打上了人类文明的烙印。“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我们不禁想起刘慈欣的《三体》里的这句话。


人心换人心


根登是一名蒙古族土尔扈特牧民,生活在内蒙古额济纳旗的蒙克图嘎查村。“我有1500亩哈密瓜田,京新高速通车后,光哈密瓜田承包收入就增加了80万到100万元!”根登老人自豪地说。


然而,根登老人及其他150户牧民,并不是一开始就大开欢迎之门。用根登老人的话讲,这条路把他家的地“割开”后,“我的哈密瓜怎么种?我的骆驼怎么回家?”正所谓人心换人心,在工程人员锲而不舍的“温情攻势”下,根登老人被感动、被说服,他甚至和他们一道去做其他人的工作。


牧民们的理解与支持得到了回报。额济纳旗副旗长兼宣传部长谭志刚说,京新高速通车以后,来额济纳胡杨节旅游的人数从去年的180万增至今年的480万,旅游收入翻了一倍多。谭志刚说,公路开通后,额济纳旗和内地的经济、信息、物资交流都通了,这对额济纳旗发展的深远意义,怎样评价都不为过。


对于根登老人来说,起码几个方面的收入增加了:旅游者多了,来收购农产品和畜牧产品的人多了,农畜产品的价格随之提高了。“我们村农牧民的人均收入从过去的4000多元涨到8000多元,马上就能突破一万元”,他说。


胡杨与守边战士


从京新高速额济纳旗境内路段向北约80公里,是位于中蒙边境的策克口岸边防检查站,在这里,一名武警战士已经进入驻守的第六个年头。


“在我们边检站,战士们来自五湖四海,最远的来自湖南”,由于身份的敏感性,这名战士要求不公开其姓名。他说,策克口岸边检站武警官兵的主要任务,就是对出入境人员及车辆进行检查,严防枪支弹药及涉恐物品等违禁品入境。


守护国门的生活是单调的,额济纳旗是离他们最近的“城市”。额济纳旗远谈不上热闹与繁华,即使这样,官兵们也几乎没有机会“进城”。他们俨然是一株株顽强生存的胡杨,像英雄一般守护在边关。


如果说边检站的官兵们在中蒙边境的国门守护着国土安全,京新高速的开通则从更宏大的角度维护着国家安全和利益。京新高速通车后,将构筑一条从祖国北部进入新疆最快最便捷的大通道,开辟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天津港北部沿边最快捷的出海通道,打造天津港至荷兰鹿特丹最快捷的亚欧大陆桥,成为通往欧洲的最短路程。它同时是一条穿越中国边境地区的高速公路,是“西部大开发”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通道,对维护西北地区战略安全有着重要意义。


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说,根据著名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的“世界岛”理论,大陆交通的互联互通具有全球性意义,京新高速不仅直接缩短从北京到新疆的距离,还能充分发挥欧亚大陆的“世界岛”优势,与更多国家互联互通。


它在改变中国


从无人机航拍的照片可以看出,京新高速犹如一条巨龙,在沙漠戈壁滩里穿行。一些外媒也注意到了这条“超级公路”。


戈壁深处的这条“最美高速公路”是如何建成的?第6张图片


无人机航拍京新高速临白三标路段


英国《镜报》7月17日的一篇报道用不无羡慕的语气描述道:连接6省市自治区的京新高速在完成最后3个穿越戈壁的路段后开始运营,“它比从伦敦到西班牙阳光海岸的马贝拉的距离还要长。”报道下面,有网友写道:难以置信,2000多公里的高速仅花费20亿英镑(174亿元人民币)上下。在英国,2011年格拉斯哥M74公路一段延长路段,仅8公里就花了6.92亿英镑。这么看来,20亿英镑在英国也就够修24公里路。


“高速公路确实在改变中国”,交通部办公厅主任徐成光说,“很多人会算一笔经济账,说这条高速公路没人跑,或那条高速公路被闲置了。实际上,高速公路本身更多的是社会价值。它实现了对生产力布局的调整,对资源配置的优化,它把原先散落闲置的资源都给激活了,这是它的社会价值。”


徐成光还说,高速公路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不仅显现在当代,更会在以后的时期显现出来。“美国的强盛与美国当年的艾森豪威尔公路(正式名称为艾森豪威尔全国州际及国防公路系统)密切相关,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上,现在才刚刚成网。”


尽管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起步晚,但发展势头不可谓不猛。目前,全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13.1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像京新高速,它的编号为G7,作为首都放射线中最后一条放射线,是国家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国务院批准通过的《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国家高速公路网由7条首都放射线、11条南北纵线、18条东西横线,共36条主线,以及地区环线、并行线、联络线等组成。


在工程建设飞速发展的大时代,央企建设者打造出了桥梁、高铁、核电、水电等一张张亮丽的“中国名片”,创造出举世瞩目、叹为观止的“中国奇迹”。


向央企建设者致敬!我们必将见证更多“最美高速公路”!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新闻 (223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