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一只建筑精,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张图片

包裹凯旋门 来源:网络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

包裹的意义是什么?

1.扬帆起航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2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3张图片

原图:网络

coffee大橘:以前我一直对朝天门之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说那是好事,毕竟争论好过悄无声息。但是看到立面细节被包藏之后哭笑不得地发现,其比例失调的事实被明显地放大了:高耸且大小不一的写字楼密集地插在扁平的裙房上,这种 “耿直”的构成方式,很难不想到名菜“仰望星空”。一个是朴实渔港农家菜的不修边幅,一个则是高容积压力下面对空间处理问题的无奈躺平。

我知道这个创意来自艺术家,他们总是擅长进行脱离现实的视觉游戏。大面积布料的垂坠质感干脆利落地勾勒出建筑的几何轮廓,呈现出草图阶段体块推敲般的抽象感,游离于真实与抽象之间,虽然潦草概括,却是塑造过程中蕴含可能性最丰富的阶段,往往能反应方向性的关键信息。所以借此重新审视一番后不得不承认,来福士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与公众的期待背道而驰。


2.巨大的物质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4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5张图片

原图:网络

言西早:空间包裹,成为物质——位于渝中半岛嘴部的朝天门来福士被一整个包裹了起来。本来,这个巨型建筑的落成就已经饱受争议,现在,关于它的议论甚嚣。我想,这些议论无非就是三个指向:城市、建筑、巨大。

大家各自发表对城市核心位置矗立这么一个巨大建筑的观点:批评、褒扬?互相同意或者不同意,争辩。但我想,当它被包裹起来之后——这一行为,及其产生的新景观,关于城市、建筑、巨大的议论没有生出一丝新意吗?不可能的,有些东西被遮蔽了,而另一些东西被放大出来:

当人们身处城市-建筑、建筑-城市空间转换的动态之中,我们不断变换的视觉经验(可见与不可见)与行为经验(做什么与不做什么)在时间中展开,我们将与“巨大“的关系具体化为对城市建筑空间的种种感受,而现在,这种感受被遮蔽了。我们能且只能注意到来福士建筑的轮廓:

被包裹后那抽象的几何交接,如果我们甚至再不能进入这建筑——那么它将仅仅作为一个物质实体存在,这时,它”巨大“最原始的本性被放大在我们面前:巨量资源(资本、权力与劳动…)的投入,对城市空间的占据。当来福士被包裹起来后,意味着城市-建筑空间转换的途径被阻断了。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在来福士在建尚未开放之时,它也是这种状态。因此完整的事件经过是这样:在建——开业——包裹,构成了一个从物质到感受再复归于物质的过程。


3.纯粹符号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6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7张图片

原图:包雨欣

圣诞结:与朝天门隔江相望,坐落于两江交汇处江北嘴的重庆大剧院,地理位置显要,以“孤帆远影”为主题,独特的 “玻璃时空船”轮廓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大剧院自落成以来,不断受到市民的质疑。当能指的内容为人所捏造时,一个与真实无关的符号也就诞生了,被解释为“船”的大剧院从某种意义上说,仅仅是一个被创造的符号,它是遵循消费逻辑下产生的建筑,失去了真实与确定,转向追求差异性。

当它被包裹后,处于众多建筑背景板中脱颖而出的大剧院如今沉默了,类似“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一辆没有炮筒的德国坦克”这样的争议会消失吗?我想,会变成另一种争议。随着南滨路的发展,自南岸看两江交汇风光已成为重庆城市景观之一,尤其是夜晚,本作为城市夜间景观构成部分之一的大剧院不亮了,它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游客大概会因网红打卡照中少了一个“奇观”而感到遗憾。

其实,在符号被创造以后,它早已经成为了城市必不可少的文化策略。


4.重庆森林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8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9张图片

原图:网络

七饭:如果说现代人的进步在哪里就是我们的楼房越来越高了。但是要说没什么进步也是真的。

相较于原始的祖先,我们只是从爬树枝变成爬楼梯。最多就是我们现在的“树”比以前高很多。当今所谓的好地段就是靠江、滨河怎么也要近公园。我很好奇为什么动物园旁的地价没有疯涨!住在江边大楼里的为自己的绝佳视野自喜,江水则嘲笑这些混凝土树木的丑陋粗俗。但是只有沿着隧道穿梭而过的缆车才真的赢家。它们即俯视着江水,又窥视着树梢蹲距的偷窥氛围。在缆车与大楼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发现树枝15楼的男人正对着江水吞云吐雾~

这大抵就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再看你······

在这座森林里,大家都是对方眼中动物园的动物,在无限制的竞赛比高中,谁又会拔得头筹?


5.假死李子坝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0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1张图片

原图:徐佳桐

约翰:一个以吵闹,喧嚣和糅杂破圈出名的建筑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经历了一场假死。俨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所有噪音,平庸,繁琐,不再属于这个城市。它不再属于每天乘轻轨穿楼通勤的上班族,不再属于来打卡拍照的抖音游客。而是短暂地成为精神世界的审美产物,不用着地不用着边的那种。

纱帐掩去建筑的一切装饰,功能,结构,使建筑回归成体量本身,此处应使现代建筑师感到高潮。巨大的体量本身就已经很震撼,现象学也好感官体验也好,建筑在有限时间内变成无用之物。所以不用再去考虑建筑的意义需要向上还原还是向下还原。大概任何事物蒙上面纱,都可以隔绝污秽,成为蒙面纱的圣母玛利亚,即使我们知道那只是短暂的,幻想的,独立于现实的存在。

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可以包裹李子坝,也可以包裹朝天门,包裹网红,包裹资本,包裹一切。


6.瞬间的永恒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2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3张图片

原图:网络

裴七:建筑自身存在特定属性。《建筑与权力》一书中将建筑当作社会机构来考虑,以建筑用途归结出社会学中的类型。

这样的现实探讨始终针对建筑背后包括用途、权力、地位等一切要义,但当建筑主体被包裹起来,一切都改变了,它从拥有具体功能的实用物转化为纯粹的、单调的物体。建筑所谓的“实用”乃至背后的一切象征都因为包裹这一动作而被短暂消弭:它的坚硬瓦解为柔软,甚至呈现出某种自我放逐——试图用短暂追逐永恒。

这样的短暂或许表达出些许虚无。用无用的、无意义的短暂的事物挑战时间上永恒的存在,毫无用途的行为在这一刻忽然实现了自我价值。

包裹将一切都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它并非消解意义,而是以脱离“意义期待”的方式回答意义存在的问题。


7.审视与想象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4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5张图片

原图:圣诞结

九十:包裹是对建筑识别的误导。包裹之后的建筑,可识别要素仅剩建筑的体量和场地环境,而建筑立面则被格式化了——建筑立面上所呈现出来建筑对当地气候、文化及功能的回应全部被覆盖。但包裹的材质、分段的方式和约束的材质又都可被视为是一次建筑之外的艺术加工。

因此,建筑自身虚实关系和边界随之改变了,建筑中人群的活动范围、视线可达程度也都随之改变了。视线范围的阻挡,使得建筑的高度不再具有俯瞰的权利。

所有被包裹的建筑都接受着来自外部的审视。包裹之前,人们被动接受建筑形式的存在,包裹之后,人们对建筑的形式认知来自从前的印象和想象。就如合上书之后的内容记忆,能记得的,才是建筑对人的真正有影响的特征。


8.城市空间背刺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6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7张图片

原图:包雨欣

UNland@:城市空间背刺——每一个城市片段在不凝滞的情况下充分发挥其自身功能,也正如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的电影作品,与城市本身同质异象,同为非线性叙事方式的结果在于往往你期待的不在此时而在彼时(下一片段)。

可以称之为诺兰一般的“遥望未来的怀旧派”,本可以选择平凡玻璃幕墙包裹城市,但偏不。不是不明,而是艺术手段的背后一定是个人意志力与工艺美术运动所强调的人工选择(独一无二)。或者说《盗梦空间》中看似落后技术的“造梦机器”总能制造出无法想象的梦境,你对物的认知往往基于物本身的形,总会产生似曾相识之感,但却无法停止近乎溢出的想象力。

“没有永恒的存在,而这才是生命的美丽。”但幻想可以,在城市包围中等待突围。


9.缺席者的在场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8张图片


除了凯旋门,我们还能包裹什么?第19张图片

原图:网络

XD:一块透明度极高的玻璃,我们会忽视它,可是如果往这块玻璃上开个洞呢?此时,一个辩证法式的逆转结构发生了,我们通过了这个洞想象出了整块玻璃的实在(洞是缺席的结果而不是缺席本身,缺席的是玻璃。)

同样的,包裹建筑的重点不在于内容——布料究竟包裹了什么样的建筑,而是包裹这个行为本身(或者说“遮蔽”)。用光滑匀质的布料包裹了建筑,在这个场域下,建筑本身缺席了,而留下的结果是静默空洞的体量。因此,我们凝视的重点反而会通过这个作为结果的静默体量,回溯性的去想象缺席本身——建筑,完成了一种缺席者的在场。

当年惊世骇俗的CCTV大楼在今日看来也似乎中规中矩了。人们的忽视造成了在场者的缺席。可把它包裹起来时,我们的记忆又被唤醒,人们想起了它那高明的环状交通模式,人们想起了它夸张的悬臂结构。人们想象着有关它的一切,它所拥有过的和它从未拥有过的,都一起,被安置在了这一“空白之地”。

尤加利叶:雄狮凯旋门是波拿巴主义的象征符号,这很好理解。但有趣的是,其符号的生产是借助空间的生产来实现的——或者说空间的占据。

在诸如权力政体、资本消费、民族文化等诸多意识形态的生产过程中,空间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同时也是生产的产品。空间的占据是建造行为的本质,空间的差异性是这种行为的目的——建造就是这样一种对空间的掠夺行为,建筑艺术就是一门掠夺和占据的艺术。这是为什么我看到克里斯托(Christo)和让娜·克劳德(Jeanne Claude)的包裹艺术,觉得很触动的原因——因为他们用“包裹”的行为把这种“占据”的本质给再现出来了:勒的越紧,一种非人的轮廓就越明显。

因此,想着这或许是一种观察的方式,便不严谨地选择了若干空间重现克里斯托夫妇的包裹行为。并交由九位朋友们来做评述——大家各有偏重,角度不一。有些文字我自己也都看不大懂,只是觉得甚是有趣,故发此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 密斯001
  • 2021.11.12 17:16
    一群神经在无病呻吟,可怜
    • 0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963 articles)


    一只建筑精 (29 articles)


    建筑设计 (1684 articles)


    凯旋门 (5 articles)


    重庆 (81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