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 BottleDream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张图片


它的设计建造者是36个平均年龄不到10岁的孩子。在持续3个月的周末时间,36个孩子参与了除电锯和电焊等危险工序外的整个建造过程,包括乐园造型的设计、高度的定点都由孩子们自己决定,大到打地基和水泥,小到拧螺丝刷油漆,他们事事亲力亲为。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3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4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5张图片


2014年,这个里程碑式的实验建筑作品,获得了世界建筑中国建筑奖。这个儿童自然建造项目,创造了国际上首个儿童群体自主设计建造的案例。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6张图片


“很难说’天空之城’是一个房子或者建筑,它是一座属于儿童的城市;我甚至很难把它称作完全的人造物,因为鲜活的竹子是建筑的一部分,让漂浮的城市有着生长的可能。”建筑评论人赵敏这样评价天空之城。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7张图片


天空之城的“总导演”,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他叫辰风。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8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9张图片


为了找到洁净的食物,家长们常常会带着孩子们一同去乡村、农田这些离自然更近的地方。辰风无意中观察到,“把孩子带到乡村,她就放松了,她不像在学校在城里很拘束,她就好像融到泥土中一样,很开心的笑,完全不再受拘束的样子。”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0张图片


他开始设计更多让社区里的孩子们喜欢和树林、小溪在一起的游戏。“这些设计的灵感让我越来越兴奋。比如建房子,那是连我自己小时候都在奢望的事。所以拉图尔不仅仅成就了我的孩子,它也完成了我童年没能实现的事。”辰风说。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1张图片


到目前为止辰风已带领了超过8000人次的自然教育活动。其中有诸如“代号为火的行动”、“拉图尔王国宝藏”等通过模拟儿童心理实景设计的大型解谜项目;也有基于大小一亩的布设计的艺术性项目:让孩子用一亩布去乡村丈量一亩土地的大小,把这亩田能生产的粮食放在布上让孩子们感知,并在这亩布上画画。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2张图片


基于从社群到自然教育的历程,儿童自然建造项目天空之城与丝房应运而生。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3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4张图片


其中一种,是用绳子。他们用绳在树林中,像玩儿一样肆意缠绕。而丝房的设计过程也就在这个过程中萌生了出来。“他们突然想到像蚕宝宝、像蜘蛛一样去编织一个空间。不是建造,是编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5张图片


孩子们一共用了47公里——可以穿越整个武汉的绳子,在树上缠绕出了各种不同的空间。“绳索作为这个建筑的建材,史无前例的轻盈。”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6张图片


丝房之中有索道,有小舞台,也有可以互相攀爬的暗梯。最高处高8米。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7张图片


“我在夏天去丝房顶上睡了一晚上,早上起来一只鸟就离我一掌的距离,它可能觉得这里不是人类的世界。但我就在那里。”辰风回忆道。
丝房的建筑没有图纸,而是用孩子的眼睛在树林里发掘隐形的建筑。丝房的建筑导师之一穆威说,因为孩子这个特殊群体的加入,“建筑”更像是一个硕大的林间玩具,实验性的构造,被树木定义的外观,童趣塑造的内部流线: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完美建筑,因为丝房没有基础,没有柱子和横梁,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杆件的存在。但丝房重新诠释了建筑的可能性,甚至拓展了建筑学的边界。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8张图片


孩子们肆意遨游的想象与创造力受到家长们的保护,而丝房就是这群被赋权的孩子们的杰作,没有刻意勾勒的痕迹,所以没有边界。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19张图片


一群孩子,“玩”一套房子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0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1张图片


至于如何选择参与项目的孩子,辰风没有用可量化的标准去筛选,比如会画画,或者成绩突出。在建造“天空之城”时,他们曾让患自闭症的孩子加入。但这个筛选的标准需要非常明确:辰风通过去关注每个孩子的状态、建立“辰风叔叔”和孩子们的深入连接,找到拥有对的态度的参与者。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2张图片


9年里,从最初带领社群寻找“良食”,到和他们一起探索自然教育,辰风这一路并不容易。他自嘲在农村土里来沙里去,有过不少掉进粪池的囧境,也有因为信任问题而引发的无奈,有苦也有孤独。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3张图片


但这个过程,辰风觉得收获丰厚,并逐渐摸到了创新的门路:“我们从来不知道未来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只知道我们现在不能做什么。如果我们都想当然,或者我们都有一个明确目标,甚至有一个可预测的可能结果,那这个时候往往就不会有振聋发聩的创造,也很难有价值。我们恰恰要面对一个完全不知道的未来,它才能产生0到1,那才是创新。”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4张图片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5张图片


2015年,丝房因安全因素进行环保拆除时,拉图尔在樟树林中办了一场精灵节,以纪念这段独特的经历与作品。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6张图片


入夜,家长和孩子们联手,演绎了一出几无编排的舞剧:家长们在树林里无意识的游走;孩子们从丝房中唱着《茉莉花》从树上爬下,牵起父母们的手,舞起来。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7张图片


“在行走的过程中,我就感受得到我们的焦虑,作为家长的焦虑。有片刻觉得我们好像僵住,就行尸走肉一般,麻木的走来走去。孩子的歌声突然唱起来的时候,觉得我们就像被唤醒了一样。孩子们像一个个小精灵,从光亮的丝房里窜出来,拉着我们开始跳舞,转圈,一起唱歌。我们觉得自己像被释放了。我们都很自由。”




在他带领下,36个中国孩子造出一座天空之城,捧回世界建筑中国奖第28张图片

                    
84e0d0d6551eb1574270dfc11eabc31e.png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2173 articles)


建筑 (7848 articles)


娱乐休闲建筑 (279 articles)


儿童乐园 (2 articles)


水泥 (102 articles)


2014 (709 articles)


竹子 (86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