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好奇心日报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张图片



仔细想想,被要求遵守和适应社会规则的大人们,为什么就不能像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的玩乐方式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方式呢?

几周前,乐高集团上海总部的 200 名员工,正式告别了拥有专属办公桌的时代。在新迁入的环贸广场二期 30 楼和 31 楼,他们一天的工作是从储物室里开始的——由于所有的员工,包括公司高层,都不再拥有固定的工位,所以每天在开始工作前,他们得先将个人物品存入储物柜中,之后才能开启下一步,为自己挑选一张办公桌。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3张图片


根据噪声容忍度的不同,他们有以下这些选择:如果想要绝对的安静,不允许随便交谈的 Silent Room 以及名为 Phone Booth 的小隔间是最好的去处,前者可以理解为大学图书馆中的自习区,而后者则是 VIP 自习室,只是使用时无需预约,只要滑动挂在隔间门外的 iPad 显示屏上的按钮,使其变为红色,就表明房间被占用了。如果只需相对安静的环境,则可以在容许小声对谈 Quiet Room 及可以打电话的 Phone Call 区工作。这两块区域的设计与传统办公室的格子间比较相似,办公桌的三面竖着有吸声功能的绒面隔板,围出了一块半封闭的工作区。比较特别的是,Phone Call 区办公桌的电脑上都别了一盏小灯,调成红色就表明开启了“请勿打扰”模式,可以善意地屏蔽想要过来搭话的同事。如果想要自由随性,开放式的 Working Area 和分布在公司不同角落的座位区会更理想些。前者相对正式,有专门的办公桌和电脑,不过不同座位之间不再隔着高高的隔板,人们也可以自由的交谈。后者则更休闲,人们可以共用一张桌子,面对面工作。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4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5张图片


要求保持绝对安静的 Silent Room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6张图片


可以自由讨论的非正式工作区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7张图片


Working 区,吊灯有着巨大的灯罩,有吸收噪音的功能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8张图片


非正式的座位,可以展开小组讨论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9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0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1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2张图片


会议室门外的电子显示屏,会显示房间是否被占用

这种被称为“New Way of Working”的工作方式,最早在 2014 年于乐高伦敦总部办公室推出,之后在新加坡总部实施,如今又推广到了上海总部。乐高中国总经理兼高级副总裁 Jacob Kragh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表示:“这种办公方式还非常新,2014 年上海总部办公室刚设立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在伦敦办公室进行试验,根据观察,这种方式能有效地促进员工们的合作和沟通,所以在上海办公室搬迁到新址时,我们就将其引入了进来。”Jacob Kragh 已在乐高工作 20 年,不过直到几周前搬入乐高上海的新办公室,他才开始体验这种全新的办公方式。尽管从传统办公模式切换到新方式需要适应期,不过他表示:“自从搬进这个办公室后,我和不同员工之间的沟通明显变多了。”增进不同员工之间的交流、打破部门与部门之间的界线,是乐高推行这种新型工作方式的重要目的。Jacob Kragh 认为传统办公室显示严格企业架构、层级分明的空间设置与办公方式,早已过时:“我觉得做工作上的决定以及与员工交流,并不需要一间专门的办公室才能做到……如果你想让不同的人有效地沟通,尤其是让企业中比较年轻的员工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认为需要提供一个自由的环境让他们做到这一点。”没有了固定的办公桌后,不同部门的员工也有了坐在一起办公的机会,Jacob Kragh 认为跨部门的交流可以实现“从产品的创造、到市场营销,再到物流的无缝连接”,最终“能够进一步促进(乐高)未来的成功”:“因为毕竟我们是同一个公司、同一个品牌的,销售着同样的产品……我相信这样的工作方式能够带来效率,并使人们理解整条价值链。”而为了提升这种“散养”模式的运行效率,乐高还专门开发了一款 App,如果想找到某一员工在哪个区域办公,可以在 App 中点击该员工的头像,随后就能通过其手机所接入的 wifi 连接点传输的数据,获知他所处的楼层与工作区名称的信息。人们还可以通过这个 App 查看空余的房间和预订会议室。这款 App 在伦敦和新加坡办公室同样适用。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3张图片


乐高办公室前台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4张图片


零食区,员工们不允许在工位上吃东西(喝东西还是可以的,只是杯子需要有杯盖),这里是唯一可以进食的地方,这样规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给不同员工之间创造更多的交流机会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5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6张图片


母婴室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7张图片


办公室内的垃圾实行垃圾分类

对于员工们来说,这种工作方式最大的好处是,他们可以根据当日的工作内容、工作性质甚至是个人的工作状态,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的地点和方式进行办公。这样的设置在 Jacob Koragh 看来与幼儿园的模式有些相近,“有的孩子喜欢走动,有的喜欢画画,有的喜欢与人对谈”,员工们在工位上的选择,也是一种自我表达,“就像孩子们通过选择自己喜欢的游戏方式来表达自我一样”。“这也能让他们和小朋友更为接近。”Jacob Kragh 补充道。
而为了更接近公司的目标消费人群——儿童,整个办公室内随处可见乐高元素。除了用乐高积木搭成的各类作品之外,还能看到仿造乐高 1x2 规格的积木制成的椅子,用乐高积木装饰的灯具以及仿造乐高人偶形状制作的门。为突出地域特色,上海总部还用乐高积木搭出了陆家嘴“厨房三器”、外白渡桥以及豫园的造型,并特地从嘉兴工厂运送了一大批红色和白色的乐高积木,搭出了一个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模型。而在办公室走廊一侧的乐高墙上,员工们还可以用乐高积木创作自己的作品;在乐高高层看来,这也是帮助公司雇员更好地理解儿童的一种途径。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8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19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0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1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2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3张图片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4张图片


展示乐高产品的房间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5张图片


员工们在搭建中国馆模型


孩子们也会有机会走进这间办公室,不过是以被研究对象的身份。在一间名为 Testing Room 的房间里,他们可能会受邀试玩新开发的乐高玩具,乐高的员工则会在一旁观察孩子们对新玩具的反应。有时,对孩子们的兴趣研究会以对话的方式展开,乐高员工会通过访谈,了解他们喜欢的角色或者对宇宙的看法等。
而对于乐高上海总部来说,如何理解中国孩子,无疑与他们在中国市场的业绩表现紧密相连。“在中国的这几年,我们意识到,孩子们做的很多事情是共通的,他们都天性爱玩,并有好奇心。当然,孩子们身处的文化环境会影响他们玩乐的方式。我们在中国了解到的其中一点是,这里的孩子没有那么多时间玩,所以对此我们就需要为他们量身定制一些不需要他们在工作日花费很多时间去玩的产品。”Jacob Kragh 告诉《好奇心日报》。
尽管乐高玩具对于许多中国家庭仍是新鲜事物,不过在 Jacob Kragh 看来,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和重视孩子教育的新一代年轻夫妇,是帮助乐高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的“完美组合”:前者拥有充足的可支配收入,使其能充分考虑孩子的玩乐体验,后者则总是把保证孩子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作为他们最重视的一件事情。
更重要的是,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而这当然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我们相信公司的责任之一是去接触到更多的孩子,让他们有机会拥有更好的玩耍体验,那是他们学习的起点。而在这个世界上,中国是实现这项目标最好的地方。”Jacob Kragh 在采访中说。
乐高在中国的业绩也的确表现不俗,在乐高公布 2016 年财报后,CEO Bali Padda 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url=]中国的销售增速超过了 25%[/url]。不过要持续性地获得家长和孩子们的关注,并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乐高还面临着一些挑战。
Jacob Kragh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提到,如何让人们了解到乐高的独特之处,是一件需要持续性沟通的事,尤其是在中国没有“几代人玩乐高长大”的历史的情况下。而在一线城市之外,他指出,很多家庭可能从来没有买过乐高,很多家长自己也没有玩过乐高,“我们得保证乐高的产品在一线城市之外也能被买到……我们希望在之后的几年,能够在中国的不同城市开设乐高门店。”Jacob Kragh 表示。
从去年乐高在嘉兴建立中国第一家工厂、在上海建立乐高探索中心,以及计划与默林娱乐集团合作在上海开设乐高乐园等举措,都不难看出乐高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尽管 Jacob Kragh 认为要让中国的消费者,尤其是中国家长,真正地了解乐高及其“寓教于乐”的理念,“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显然,他们对中国市场未来的预期是极为乐观的。这间位于超甲级写字楼中占地 7000 平方米的上海新总部办公室就是一个最新的例证。
Jacob Kragh 在采访中表示:“三年半之前,当我们刚从北京搬到上海的时候,我们的员工大概只有 40 名,现在我们已经有了 200 人的团队,而这个新的空间总共可以容纳 400 人。我们相信,乐高的成功,会为其在未来吸引到更多的雇员。”



据说为了了解孩子,乐高上海新办公室取消了固定工位第26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2173 articles)


好奇心日报 (21 articles)


建筑 (7848 articles)


办公建筑 (484 articles)


办公室 (251 articles)


上海 (302 articles)


乐高 (6 articles)


2014 (70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