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1张图片

金山南路安静的巷弄内,一个老老的公寓里,郑婷仔细地端详着一个个受损的器物,小心地将它们黏合、打磨、上漆、再打磨。

身为当代画家郑在东的女儿,郑婷从小就被鼓励自由地去尝试自己有兴趣的事,因此对于周遭的事物的非常敏感。从小被艺术氛围围绕,耳濡目染下,让她对日常生活小细节的美感上更为细心。高中毕业后便赴京都进修产品设计,经历两年专校的磨练后,她发现自己对设计出新事物并没有太多的热情,反而是被日本对于传统古物的工艺传承和维护所感动;渐渐地,开始接触漆器以及金缮工艺。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2张图片

Kintsukuroi,金缮工艺,这是一种用来修复漆器的古老工艺,也能被运用在陶器或木器上,在黏合以及各式繁复程序的最后,用纯金粉或金箔覆盖、装点裂痕,赋予器物新生的美感而命名之。金缮修复是一趟反反复覆的旅程,有时要花上几个月才能将一件作品完成。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3张图片

摔碎的对象常常被我们视为失去价值,因此撒手舍去。而金缮哲学的迷人之处,则是无论东西原本贵重与否,都有实质和情感层面上的价值——在它破碎的那一刻,也见证了一个历史,因此碎裂更无法抹灭它的价值。使用高贵的金,来强调破裂的痕迹,也代表着对器物的历史与情感致上崇高的敬意。

因着自己对器物的喜爱,郑婷也越来越投入为他人修缮珍爱的物品。这次走进她的工作室,听听她分享自己对金缮工艺的一些看法与体悟。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4张图片

当初如何接触到金缮修复工艺?又是怎么样的机缘下决定以此为职?

在日本的时候知道金缮工艺——因为我很喜欢漆器,而金缮也算是大漆工艺的一种。所以我参加一个金缮工艺的短期课程,但当时完全没有觉得我会以修复为职,纯粹只是因为兴趣。回台湾后我便开始了模特的工作,金缮就变成我闲暇时的乐趣。由于我父亲也非常喜欢古董,收藏了许多,在一开始我只是帮父亲修复。后来父亲的朋友看到我修复的作品,于是也委托我帮他修复——说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一笔订单。刚好这几年金缮工艺开始在中国流行,也越来越多有这个需求,我便决定把修复当成我现在全职的工作。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5张图片

修复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经验?

对我而言修复并不是创作——虽然有许多在修复时加入自己创意的修复师,每个人的风格与美感都不同;而我个人比较喜欢把自己看做是「匠」,想先将这块做到最好。其实这也是一种自我心性的磨练,这个工作除了细心之外还要非常的有耐心,因此我也将自己的急躁磨掉,把每个工序做到尽善尽美。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6张图片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7张图片

这是多数人较不熟悉的领域。能与我们简单介绍修复的过程吗?

诚如刚刚所言,金缮与漆器都算是大漆工艺的一种,而所谓的大漆工艺,就是使用生漆这种纯天然的漆做为基底——生漆是由漆树皮层采集的乳白色黏稠性汁液,完全干燥后非常的坚固,并且耐热。因为生漆是完全无毒的,所以特别适合修复食器类的器物。生漆可以用来跟面粉及水调和,调和完便是所谓的麦漆,用来接合破裂的瓷片;若加上适当比例的黄土粉调和,做为胎底可以用来填补缺片的部分,之后便是打磨了。打磨是工序里很重要的一环,要把胎底处理到完全平滑,才能够上黑漆。待干燥之后才能够上红漆,再醮上纯金粉,最后再干燥的金粉上进行推光,让金散发光泽。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8张图片

那这过程里你最重视的是?

修复里我最重视的是如何将器物回复它应该有的形制,还有线条的美感。 基本上会委托修复的器物,对物主来说都有一定的意义——因此,对于手中器物的尊重,于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9张图片

目前为止修复过最让你感动的器物?

其实每一件器物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必须是一样的。不管它的价值多高或是它的委托人是谁,在修复的时候都要抽离,这样我才能专注在工作本身上面。

是否从修复里有所获得或体悟?

修复之于我算是一种心性的磨练——这份工作不时告诉我要慢下来,专注在我现在做的,因为这都会显现在最后成果上。每一个细节都有它的道理在,而这个体悟也运用在我生活的一切事情上。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10张图片

金缮工艺替念旧的人们修补破裂器物,让其能重新盛接回忆。那你觉得自己是个念旧的人吗?

我觉得我自己在生活上不能算是念旧的人,但我很喜欢老东西的工艺。可以将一件不完整的器物变成完整,接受残缺、甚至让残缺变成一种美感,我觉得这样的想法与工艺是件很美好的事,应该继续被传承下去。

未来对自己的期许是?

专精于一件事情,将事情做到最好——这是我给自己的目标。我宁愿走的深远,也不愿虽宽却浅。同时不望初衷,坚持自己对器物的爱和尊重。

破器重圆,金缮工艺师郑婷访谈 by Sophie第11张图片

人说破镜难重圆,也许破碎的那些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样貌了,但因为珍视过往的种种经历而用心去修复后,价值便能够被提升,成为新的美丽,就算带有裂痕,却更为之动人。

于是,念旧的人有福了。

Photography/ Ching Yi Huang 黄庆宜.


via:thepolysh.com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访谈 (61 articles)


修复 (8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