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肖像摄影,既是人物的影像又是关于人物的故事。肖像摄影师们在拍摄下人物外形特征的同时,也拍下了人物的性格特征。

       肖像摄影中因为往往还会涉及到许多名人,所以这种题材的作品具有很强的传播性。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一下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肖全。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张图片

       《我们这一代》是肖全1996年推出的代表作,其中囊括了1980、1990年代文学艺术界风云一时的各色知名人物:窦唯、巩俐、陈凯歌、姜文、谭盾、北岛、王安忆、贾平凹、崔健、唐朝乐队.......

       差不多20年过去了,他们这一代现在怎么样了呢?

翟永明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张图片

       肖全解释说,小翟的外表是很文弱的,但她的内心是坚强的,是坚持自己的,她从未放弃过自己对艺术的追求,“20年后,还是如此。”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张图片

       翟永明1998年在成都开设“白夜”酒吧,成都人应该都很熟悉。2005年翟永明入选“中国魅力50人”,2010年入选“中国十佳女诗人”。2011年获意大利Ceppo Pistoia国际文学奖,该奖评委会主席称翟永明为“当今国际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杨丽萍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张图片

       “这15年间,我不间断地一直在拍,眼看着孔雀变老。从我内心来讲,我也觉得特别残酷。我一定会继续拍下去,我跟她是那么好的朋友,我一定要等我成老头,她成老太太了,再出一本书,她也同意了。到那时候,她可能早已经不跳舞了,没关系,哪怕她在大理晒太阳,老得不行了,她还是杨丽萍!”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张图片

       2012年末至2013年,杨丽萍舞台生涯的告别之作《孔雀》全国巡演。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杨丽萍用“孔雀”这个的图腾,为自己的舞台人生“画圆”。  

巩俐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6张图片

       1994年11月于苏州,巩俐和我拉起了家常:我们北京的家弄好了,我想把我妈接来,我觉得女人呀,在事业上不一定太要强,不就是一个奥斯卡吗,真的,名和利对我来说没意思,我真想好好的过日子,再演两三部好戏,我就不想干了。她扎着一根马尾辫,穿着剧组的衣服,白白的脸,透出一股孩子气。你想要小孩吗?我问她。当然想呀。她又说,导演最近越来越瘦,都不能正常的休息,真为他担心。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7张图片

       2010年,被评为美国《君子》史上75位最伟大女性、CNN最伟大25位亚洲演员。2014年,与张艺谋再次携手《归来》,出演女主角“冯婉喻”。2014年5月,巩俐与张艺谋携手《归来》,出演女主角“冯婉喻”。6月,巩俐出任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一职,这是她第四次担任国际A类电影节评委会主席。

姜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8张图片

       1995年3月于北京,我们一看表,时间不早了,他说,这几天,事儿挺多,过几天要去参加香港电影节,你想想找个什么场景,我们来拍照片。他看了我的照片后认真了起来,知道这是在工作,而不是一般性的记者采访,可以瞎应付。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9张图片

       2010年末上映的贺岁电影《让子弹飞》刷新了国产电影的多项票房纪录,并斩获国内大小奖项二十余个。2014年获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我们还期待今年的《一步之遥》....

窦唯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0张图片

       当时,窦唯的黑豹还在,王菲还没有改名为王靖雯到香港打拼。看到那时的他,你就会明白王菲为什么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1张图片

       1999年与王菲离婚,2013年推出新专辑《殃金咒》,因为风格转型太过剧烈,很多歌迷短时间无法接受....

谭盾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2张图片

       1994年,对音乐充满好奇的青年谭盾,正站在上海音乐学院何训田工作室外。这将是他杰出的国际作曲和指挥事业的开始。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3张图片

       谭盾才是碉堡了,他2001年获美国第73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2006年被世界十大中文媒体被评为影响世界的十位华人,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创作徽标Logo音乐和颁奖音乐,2010年担任中国上海世博会全球文化大使......

陈凯歌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4张图片

       1993年3月于北京,下午三点半,我们走进了友谊宾馆的“苏园”,快要进那个小院子时,我看了一眼外面那块地方,心里有数了,我想如果能把陈凯歌请下了,我就赢了。 陈凯歌信任了我并放下了架子,肖全,我现在全听你的,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5张图片

       2008年《梅兰芳》,2010年《赵氏孤儿》,2012年《搜索》,2014年6月25日,因心脏病入院治疗。

张元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6张图片

       1993年2月于北京张元一头钢丝头发,我刚到的时候,他刚起床,睡眼惺忪,时差肯定还没倒过来,他也没洗脸,直接就拿着资料去办事。这张相片拍于他家和吕楠家的一条安静的小胡同。工作时间为两分四十几秒,用去29格底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7张图片

       2003年执导《绿茶》。2005年执导《看上去很美》。2007年执导电影《达达》。2014年6月13日,因吸毒被北京警方拘留。

画家,罗中立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8张图片

       1994年6月于重庆,罗中立开着他的蓝色桑塔纳带我去他们读书时常去的江边。江边有很多民工在卸货,破衣烂衫的,我和他都不怎么说话了。我们彼此都清楚,在这样的场景中,我们无论如何也愉快不起来。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19张图片

       罗中立现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家政府津贴的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

画家陈丹青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0张图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1张图片

       1982年,陈丹青辞职移居美国。2000年陈丹青回国并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聘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因对教育制度的教条、刻板难以认同,陈丹青遂于2004年10月愤然辞职。轰动社会,并引起极大关注。20年过去了,看陈丹青的气场也越来越犀利,看眼神。

北岛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2张图片

       诗人北岛,在70年代他说,我-不-相-信!要知道,那时说这话是要杀头的。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3张图片

       2007年北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同年收到香港中文大学的聘书,结束其近20年的欧美各国漂泊式生活(国家不让他回)。2014年10月17日,北岛阔别45年重回北京四中,并表明希望能回北京四中开课。

诗人,食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4张图片

       在动乱的年代,他的诗救活了许多下乡的青年,让无数困顿的人生“相信未来”。食指是七十年代绕不开的诗人,但是《七十年代》却漏掉了他,不能不说是这本书的一大遗憾。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5张图片

       1990年,食指印精神分裂进入北京第三福利院。2002年,54岁的郭路生满含泪水,告别了居住20余年的福利院。找图的时候以为选错了呢,沧桑了好多...

唐朝乐队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6张图片

       唐朝乐队,在80年代,一个破旧的四合院里他们写出了《梦回唐朝》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7张图片

1995年,乐队创始之一的贝斯张炬去世,对乐队大家很大。2013年11月举办“太阳·芒刺”音乐会,加油!

崔健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8张图片

       1990年3月于成都,崔健将红旗插在身后,问候一声大家好吗?那动人的乐曲就掀开了。当《南泥湾》的歌声响起,我再也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素不相识的人们手挽着手,排山倒海地摇动着,他们和崔健一起唱着,在这歌声中,最普通、最麻木的人也被唤醒了...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29张图片

       2009年10月,崔健在“新中国60年最有影响力文化人物网络评选”中名列第6。2013年崔健执导了故事片电影《蓝色骨头》,2014年10月17日内地上映。

何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0张图片

       1993年9月于北京,我的工作是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进行的,跟何勇聊的十分投机,他以前拍过电影,所以在镜头前表现自如。我不断的换胶卷,他不断的换服装和一些玩的道具,我俩疯了一阵子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真实的处境。撩开何勇张扬的一面,其实他是一个非常富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人。他用自己的音乐向这个世界提出看法和疑问,答案最后还是要他自己去找。要想得到什么好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1张图片

       2002年春节前,何勇在家中“玩火”殃及邻居被媒体曝光。那年春节,他在看守所被短暂拘留后直接送进精神病院,一个摇滚战士变成“北京病人”。2013年6月,何勇参加《天天向上》五周年特别节目摇滚综艺专题。

张艺谋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2张图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3张图片

       2002年后转型执导的商业片《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及《金陵十三钗》两次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纪录、四次夺得年度华语片票房冠军。2013年,导演影片《归来》。2014年1月9日,张艺谋因超生受到罚款748万。

朱哲琴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4张图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5张图片

       2012年6月,朱哲琴与国际音乐大师谭盾联袂,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上演《卧虎藏龙-声乐协奏》音乐会。2013年5月,与王菲李亚鹏李连杰等人共登“中国慈善名人榜”,朱哲琴位列第五。2013年6月 ,朱哲琴在上海“喜马拉雅艺术节”闭幕式上带来压轴专场——《2013听·见·朱哲琴与民族歌乐师》乐汇,演出一票难求。

贾平凹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6张图片

       1991年9月于西安,拍贾平凹时他恰好患有肝炎,以至于肖全在他家都没敢用杯子喝水。回去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你们西安出了一个大作家,知道吗,司机大笑说你说的是贾平凹吧。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7张图片

       2003年,贾平凹先后担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文学院院长。2008年凭借《秦腔》,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11年凭借《古炉》 ,获得施耐庵文学奖 。2012年,获得朱自清散文奖。

刘震云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8张图片

       作家刘震云,1993年9月于北京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39张图片

       2011年11月21日,“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刘震云以16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26位,引发广泛关注。

史铁生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0张图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1张图片

       生前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2010年12月31日凌晨3时46分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

王安忆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2张图片

       1993年11月于上海,这张照片是肖全陪王安忆买菜的路上所拍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3张图片

       20年过去了,拍照姿势都没变...

       王安忆2004年《发廊情话》获第三届鲁迅文学优秀短篇小说奖,2011年获提名布克国际文学奖,2013年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现为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复旦大学教授。

王朔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4张图片

       1993年2月于北京,拍摄王朔一开始很不顺利,王朔不喜欢一上来就被朋友介绍来的人拍照,理想中的状态是两人在酒桌上相识然后成为朋友再拍,在得知肖全也当过海军之后,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一大步,从而拍到了照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5张图片

       2007年,王朔以50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2007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6位。2013年,与冯小刚合作参与电影《私人订制》的编剧创作,这是继《非诚勿扰》之后与冯小刚导演的又一次合作。

余华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6张图片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7张图片

       2004年获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长篇小说《活着》由张艺谋执导拍成同名电影。2008年凭借作品《兄弟》,获得第一届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现就职于杭州文联。

顾城/谢烨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8张图片

       1986年12月于成都。“顾城说:我最喜欢拍照片了,我的这顶帽子,是一个美国老太太给我的。顾城看着拉大锯的师傅,目不转睛,他对我说:我特喜欢这些刚锯下来的木屑,我常把他们摊在手心上,我感受到这些都是新的生命!”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49张图片

       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兰寓所因婚变,杀死妻子谢烨后自缢于一棵大树之下。

三毛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0张图片

       在那一天,三毛把自己的一生演了一遍。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1张图片

       肖全将这张照片送给三毛时,她说:“肖全,这不是完整,而是完美。你知道吗?我十几二十岁就梳着短发、背着包满世界地漂,十几年过去了,还是我一个人。你瞧,这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人……”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2张图片

       1991年1月4日在医院去世,年仅四十八岁。

芒克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3张图片

       1993年9月于北京,肖全故意把芒克的爱女留在画面中,意思是让他的下一代也走进了“历史”。芒克对这张照片很不喜欢,认为24mm的广角镜头把他拍变了形,看起来脚离得镜头非常远,近乎“歪曲事实”。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4张图片

       芒克今年64岁,54岁得子,58岁有女儿;他54岁学画,当年就举办个人画展,一幅油画起步就卖到一万元人民币,累计已高达十万

曾经的美好:易知难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5张图片

       易知难,歌唱演员,80年代成都艺术圈中非常抢眼的一个女子。 “易知难坐在琴房里面,拿着烟灰缸倚靠着钢琴,化完妆以 后,慢慢抽烟,墙上挂的是陈逸飞油画的复制品。她想着自己的生活:她要靠拍电视剧挣钱养活在北京舞蹈学院进修的丈夫……渐渐地,她的眼眶满含泪水。”

       据说易知难后来在成都经营一家服装店。“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子了,都这么多年了。她可能已经没有照片上的光辉,但听说她过得还不错。”

肖全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6张图片

       这是肖全 “拍谁就是谁一生中最好的照片。” 肖全,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家,1959年生于四川成都。80年代中期开始“我们这一代”的拍摄工作,辗转各地十余年完成图片部分后,又加以文字叙述。

再见“我们这一代”第57张图片

       1996年10月出版《我们这一代》大型画册,2000年出版《我镜头下的美丽女人》。感谢摄影师肖全对“我们这一代”的精彩记录,他对人物性格的精准把握,以及他与这一代人广泛密切的交往,也使得他的照片集超越了个人行为的层次,而成为具有社会意义的影像工程。

........

照片没看够吧,小伙伴们想不想再见《我们这一代》呢~

“我们这一代”:历史的语境与肖像——肖全摄影作品展下个月将在成都展出,经典作品不要错过!


时间:2014年12月27日至2015年2月8日
地点:成都当代美术馆
策展人:吕澎



来源:米拍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摄影 (118 articles)